个人笔记记录分享小平台

不平凡的鼠年,静候佳音

2020-06-01 390

这个鼠年是注定不平凡。因为疫情,宅在家里。不知有多少人,又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安安稳稳的在家过年了。
又有多少人,曾经多么期盼,有一天,全家人就这样安心呆在家里,不用客套,不用迎来送往,不用逢迎,享受一家人“在一起”的安暖与幸福。
昨日,朋友圈里看到一句话:“终于过上日思夜想的猪一样的生活了,吃了睡,睡了吃,可是发现猪也是不容易的呀!”调侃中藏着领悟!
当向往的朝夕相伴,忽然降临时,却发现只是三分钟新鲜。
当幻想的不用工作,不用东跑西颠,却发现那只是累到极致的呼喊。
当渴望的一人一书一茶台,限定在了方寸之间时,却发现高喊的“与世隔绝”那得多难。
当厌倦的逢场作戏突然终止时,却发现已习惯了戏里戏外的周旋。
凡人走不出的凡事凡俗。当我们被迫坐下来去看被隔开的“世界”,才会认真的去体会陶潜的“世外桃源”只是别有洞天的“避世”之选。平坦宽广的土地,排列整齐的房屋,肥沃的田地、美丽的池塘,桑竹繁茂,鸡鸣狗吠。田间小路,男耕女织,无关纷扰,与世无争,一派祥和。可是,即使是在那样的“桃源”,人们也要活在高天阔土,山水林地之间,犁地耕田,采桑养蚕,快乐就存在于这份自由呼吸,辛勤劳作的安然宁静之间。
于现代人而言,当真与世隔绝,真的会安然怡乐?当真不问世事,真的会归隐“山林”?
身为凡人,活在凡俗里,逃不得,躲不开。亦或是偶尔的逃离,也会归来。莫不如保持清净幽远的心境,固守心灵的净土,独善其身,不与世争,不与世浊, 悠然自得的生活。
“小隐隐于野,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”2000多年前的东方朔早已告诉我们生存的真谛。
难得的居家安享,莫不如去回看过往,检视己身,问问初心可在,洗洗浊尘污物,倒也不枉过此生今年。

0 0